BLOGGER TEMPLATES AND TWITTER BACKGROUNDS »

Monday, 6 March 2017

美省汶国之旅第四天 – 致我们未眠的花样年华

果青搭配橘色的柔软双人床,确实让我睡得仿佛像水果篮的水果那样不想移动,但闹钟响了第二次,我立刻被那问题重重的厕所给唤醒了…… 

没关系,一切都结束了……

今天星期一,虽然我和秀仪躲过了Monday Blue,但需要上班见客户的Adrine依然挤出时间来载我们出去走…… 

一身OL打扮的Adrine,在车上开启田馥甄的歌以后,我们又是一阵高唱,仿佛就要出发去环游世界…… 

我手痒去翻了翻她现在播放的田馥甄CD盒子,结果发现这是一张翻版CD……

“Ooi!支持正版咧~”

“这CD里头有田馥甄出过的四张专辑所有歌曲,让我听到很过瘾~”

她向我吐了个舌头 ,我翻了个白眼回应她…… 

我们不好意思打扰Adrine工作,所以就让Adrine放了我们后去上班,我们自己则在市区走走,我们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我个人认为全斯里巴加湾市最美的回教堂 - Sultan Omar Ali Saifuddin Mosque。


 不要汶我从哪里来~~

这首歌唱出了我身在的国度…… 

不过,我跟婆罗洲真的是不雨不相识,就算下不成雨,也要给我一点颜色看,我今天下午就要离开了,老天爷依旧不让我看到阳光明媚的汶莱。接下来,我们来到了不远处的Mercu Dirgahayu 60,这个应该是一个纪念碑吧……

 啊?什么东东? 

Mercu Dirgahayu 60这里望过去,对岸就是他们口中的东方威尼斯,可是我怎么看都觉得那里只是汶莱版的吉胆岛…… 



步行大概七分钟的路程,我们来到了城内唯一一间庙 – 腾云殿上香祈福,这是我的习惯,每一段旅程如果时间和路程允许的话,我会去庙里祈求或感谢神明保佑我旅途平安。



拜访了腾云殿之后,我们就到附近的Yayasan Sultan Haji Hassanal Bolkiah Complex购物商场随意逛逛,想想待会儿午餐要吃些什么,可是逛来逛去都没有结果,最后我们还是走出商场,到外面的汶莱快餐店 – Ayamku想用午餐。



第一次吃这么马来式的快餐,它的味道跟Sugar Bun相似,还挺好吃的。

Adrine原本还想跟我们一同吃午餐,最后还是赶不过来,所以我们就帮她和她的天使上司打包。

Adrine赶来载我们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要上巴士的时间…… 上巴士以前,我和Adrine紧紧相拥,时间仿佛倒带到八年前,Adrine离开的那一个凌晨,上巴士以前,我们俩紧紧相拥……

我和Adrine,犹如Song and Lyrics,聚在一起就是完整的一首歌……

2009年3月,我们在没有唱K设备的国民服务营认识,但我们却视彼此为最佳K友……



排队、操步、运动、值勤、洗碗、洗澡……

宿舍、澡堂、食堂、操场、湖边、树下……

我们走到哪里,唱到哪里,营地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成为我们的K房……

我们唱着我们都很喜欢的S.H.E,我们唱着营地里最火红的《Kenangan Terindah》《Hero》,我们唱着每一天都会听到的爱国歌……

我们高唱着那看似毫无止境的花样年华……

八年过去了,花样年华早已离我们而去,但这些年来我们依然惦记着彼此的歌声……

2017年3月,汶莱的相聚,我们再一次合体高唱……


乘着车子的我们,依然去到哪里,唱到哪里……

我们唱着我们都很喜欢的田馥甄,我们唱着以前我们唱过的歌,我们唱出我们这八年来对彼此的思念……

我们高唱着这永无止境的友情……这一次紧紧相拥,我们不再哭泣,我们面带笑容,仿佛预见了下一次的相遇…… 

谢谢你Adrine,因为你,即便我们已经是26岁的上班族,依然可以像18岁那样相处,无忧无虑地玩乐…… 

下午一点钟,往美里的巴士准时开动,再见了Adrine,再见了斯里巴加湾市…… 



这是巴士窗外的汶莱风景,马来文、热带雨林…… 这里的一切一切跟我国都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如果你真正走进去汶莱,你会发现汶莱和我国还是有很大的差别,以下是我在汶莱两天一夜的所见所闻列表……

喜欢之处
1. 站在斑马线你就赢了!不管来到的车子有多快,只要走上斑马线,他们都要立即停下来。



2. 治安良好,屋子基本上都没什么围篱笆



3. 生活节奏比我们轻松,环境一片祥和,没有烦躁的鸣笛声,也没有争先恐后的人们,很多时候排队付钱都在考验着你的耐心

不喜欢之处
1. 没什么娱乐,要唱K请到邻国
2. 没什么美食,我几乎都在吃马来西亚的食物,大概是我个人口味的问题
3. 交通不方便 (但是这边买车比我们便宜很多啦)

怪异之处
1. 他们一间家普遍上来讲都有三到四辆车,可是路上又不怎么塞车
2. 马来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通用,反而英文比较通,因为比较低阶层多数是菲律宾劳工,汶莱人好像都是高级职员,没有那么容易在路边碰到……
3. 这里的人民有礼貌,但是不热情,你尝试问路,他们半懂不懂的,看你的眼神仿佛透露“做什么你会来我们国家旅行的?”

总结来说,汶莱是一个国富民安的国家,叫我敬佩的是,他们不需要大势地搞什么发展计划来展示他们的富有,他们透过人民的生活方式展示了他们富有…… 

不过,汶莱也跟新加坡一样,没什么地方好光顾的,所以它不会是我想重游的一个国家,除非是为了Adrine



回程的巴士开得比较慢,因为巴士中途有停几个汶莱小镇,抵达美里汶莱边境的双溪都九关卡时,已经是下午4点。

这一次好像比昨天入境汶莱还有快,没两下子就完成手续了…… 

秀仪看到我的护照时,双眼立刻发亮…… 



“这趟旅行你存到六个印章呢!”

“六个?你没有吗?”

是咧~ 只有西马人,进一次汶莱,占两页护照,盖六个印章,要不是秀仪提起,我不懂几时才会察觉。

我和秀仪终于一起去了一个需要在护照上盖章的地方,虽然这个地方不是很远,但这都是我们俩刚认识时从未想过的事情……

刚进大学的时候,我们一点也不熟……

可是,我却一直踏上同一条旅途……

第二学期的林明关丹武来岸槟岛……



第四学期的瓜雪适耕庄



仿佛是旅行让我们越走越近……

第六学期的时候,我们两个决定来个更疯狂的旅行……

两个星期时间,我们走了吉隆坡玻璃市巴东勿刹、吉打双溪大年槟岛霹雳怡保柔佛昔加末彭亨林明关丹瓜拉登嘉楼吉兰丹哥打峇鲁……

















可是,我们并不满足,我们盼望在毕业后要到那些可以在护照上盖章的地方旅行……

这个愿望终于在我们离开大学后的两年实现……



回到美里巴士总站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我们一刻也不敢怠慢,一下巴士立即搭德士去美里机场,连晚餐都不敢停下来吃,深怕错过傍晚7点05分的回程航班…… 

结果老天爷还是跟我们开了个玩笑,机场仔傍晚6点半的时候宣布我们搭乘的航班延迟了…… 等飞机等到天都暗了,呜呜~ 早知先吃了晚餐再过来……



飞机终于在晚上8点05分起飞,坐在靠窗的位子,盼望着美里的星空,结果看到的是云朵下的星海…… 



晚安,再见,美丽的美里…… 

委屈你了,我的肚子,现在终于可以享用我人生中第二顿飞机餐…… 



回到KLIA 2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了……



…… 我把Off了手机的航班Mode,简讯提示声响了,是Adrine的平凡又温暖问候……

“你回到家了吗?”

Appreciation

Miao~ Just Say He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