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 TEMPLATES AND TWITTER BACKGROUNDS »

Saturday, 30 September 2017

三位十二宿舍猫奴小聚


称全城最大猫秀的马来西亚宠物展之猫展(Ekspo Kucing)是我这位猫奴一直都想朝圣的地方,我的吉他师父 –智亮学长也叫我过来支持,因为他和女友联手创办的Pisces & Aqua Pet Concept Store也是参展商之一,让我更没有不去朝圣的理由,可是当我看到展览位于大使路附近的马来西亚对外贸易发展局展览厅,没有交通的我就退缩了…… 

后来发生了奇迹中的奇迹,这奇迹该这样说起…… 


上个星期二,我五月访问的鸡农博士约我出来吃午餐,然后介绍一位园艺家给我认识,说是和他年龄相符的博大学长,说不定会认识,然而在我脑海中,85年次的学长我就认识这么一个而已,那就是在第八届PAP集训营认识的子豪学长,基本上我认识的博大学长姐,都是介于87年次到90年次之间,而且以和我相隔1年的90年次学长姐居多。然而,当那位博大学长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的直觉告诉我我是见过他的,于是我拿出手机,向他展示了一张照片,他立刻指着照片说:“右边那个就是我。”



我们确实不认识,不过我们今年三月PAP的时候确实见过面,而且还拍了这一张‘PAP老人家’的大合照。这位学长大名许鸣利,我们边吃边聊的当儿才发现我们之前都是PAP的宣传部总监,只是他是第三届的,我是第八届的


第三届PAP主席团
第八届PAP主席团

更巧合的是,他也是猫咪爱好者,他对猫展也很期待,所以今天很荣幸的就搭了他的顺风车前来…… 

哇~这就是遥不可及的马来西亚对外贸易发展局展览厅,还真的给我来到了,真的太感谢你了,鸣利学长




一来到展览厅入口处,我就跑去看参展商的列表,以了解智亮学长的摊子在哪一处。




进到展览厅,也仿佛进入了猫咪的购物商场,里头的人不是抱着猫咪逛,就是把猫咪放在婴儿车上推着逛…… 




我也好想带我的猫咪来逛,可是我收养的猫咪们不喜欢我抱着它逛,或者把它关在一个笼子里,它们跟我一样爱自由,不喜欢人家带着它们走,而是喜欢自己乱走,所以这种人猫汹涌的地方,真的不适合它们…… 




不过我还是打算买一些东西给我家的猫,只是我还不知道要买什么给它,或许可以去智亮学长的摊子选些东西给它们…… 


话说说好要跟我一起来支持智亮学长Edwin,今天真的会来吗?我没抱太大希望,但还是透过面子书私信他,没想到他秒回问我在哪里!


我在看猫咪选美比赛的人海中找到了Edwin,看到他的那一刻,我还是不敢相信他也是猫奴…… 






我们一边走一边看‘猫佳丽’,没想到他比我还要兴奋…… 



“这只很白哦~”


豹纹的诱惑~

“哇~ 它好大只~ ”


睡死的节奏~
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
晚安全世界~


“哟~ 可爱到~ ”

大大只的Edwin有时候会表现得像小女生般可爱,可是他今天的可爱指数还真的是让我打破眼镜…… 看来猫奴还真的是没有性别之分。


和他以及野猫们同住在十二宿舍屋檐下三年半,我完全不知道他是一名猫奴,我从来没有看过他跟猫接触,也不曾听过他喜欢猫或养猫……



十二宿舍男宿舍外眼睛发亮的母猫

“养猫不行啦,我的女朋友很怕猫的。”

原来这就是他猫奴身份没有显现出来的原因,我好像可以理解他现在为何这么兴奋了。


猫展除了有猫咪选美比赛和跟猫相关的摊子以外,还有鼠类以及变色龙等其它宠物的展览区……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Farm In The City展区的羊驼…… 




第一次见到羊驼,滚了一身草和泥的草泥马……




我记得以前学记的朋友 – 静璇愉闰很喜欢嘲笑我们的班长 – 千盛是一只草泥马,但我已经忘记究竟为何他会有‘草泥马’这个外号了…… 




但是看到草泥马的时候,脑海还是浮现了千盛班长,不知道他是否知道他一个同类在这里走秀了?XD 



但如果今天同愉闰静璇过来,我可以想象他们开怀大笑的模样……

绕完了整个猫展,就剩下我们的终极目标,那就是去找智亮学长……



其实要找智亮学长也没有费我们多少的时间,只是想要靠近他的我们停下了脚步,因为智亮学长和他的女友都在忙着招待猫奴,我们不好意思上前……


虽然智亮学长和女友各自站在一角招待猫奴,但站在远处观看这一切的我却十分羡慕,因为我感受到他们的幸福…… 我曾经听过这么一句话:有一种情侣,不秀恩爱,平平凡凡的,也让所有人羡慕…… 智亮学长和他的女友就是这样的一对情侣……


待他们摊子的客户少了一些以后,我们才上前去见智亮学长,学长热情地向我们招手,然后我们就大聊特聊起来,我们明明有三年不见了,但聊起来的时候却感觉好像三天不见而已……


他跟我们介绍着他经营的宠物用品生意,我还买了一些他们售卖的猫零食给我的猫咪……


不过,我们也不敢逗留在他的摊子太久,深怕影响他做生意,虽然我很想知道他几时变成了猫奴……





我一直都以为有一天我会跟一位/一班女猫奴朋友一起来逛这一个展,然而,事实正好相反,约我一起来看猫展的竟然是一个大男生,而且还遇到一位从没看过他跟猫接触的学长!



今年我们没法在G12的中秋晚会相聚,但我们却在中秋倒数四天的今天见上一面,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还真希望回到那些和你们同在十二宿舍屋檐下,一起玩音乐一起提灯笼一起为G12中秋晚会忙碌的日子,那些我们一起在宿舍度过的中秋节。






祝愿你们中秋节快乐~


K12 Huha! G12 HuHa!




Wednesday, 20 September 2017

再见,黑凤梨


2016.03.11 - 2017.09.20



Sarahah在八月下旬冒出来的时候,我还担心你会否就这样走入历史,没想到Sarahah红不到十天,却因为它疑似会悄悄盗取使用者的个人信息而遭到抛弃,看来还是像你这种大学Confession Group最值得信赖……




伴随着九月份的来临,新学年的开始,你却在不久后的前两天宣布关闭,我接受不到咯


你们的专业成立的时候,已经是我毕业十四个月后的事,但你们没有在投稿上设置任何条件,让我这个毕业生也可以在迟投稿……

让我不时抒发我对博大的思念……



让我默默表达对某个人的关心……



让我分享我的观察结果……



让我张贴招聘……



让我炫耀那些年的美好……



让我假装成大一生地发问…… 



虽然近几个月来没有什么时间上去投稿,但有时当我陷入低潮或身心疲累的时候, 翻阅你们的专页会让我开怀大笑,甚至找回正能量……

谢谢你,UPM Confession–黑凤梨劳苦功高的Admin(们)~

谢谢你,UPM Confession –黑凤梨,替我贴了#0130 #0593 #1123 #1410 #1606 #1723  #upm1804~


谢谢你,UPM Confession–黑凤梨,这一年半里给我带来的快乐和正能量~

Thursday, 14 September 2017

忆起度过的美好

识来自砂拉越沙巴的朋友,是我参加国民服务一大的福分,虽然我们当初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三个月,但是不少在分开以后还维持良好的联系,直至后来几年更成为我赴沙巴砂拉越旅行的动力。



不少朋友都知道我因为国民服务的关系,有很多沙巴砂拉越的朋友,然而很多朋友都不知道,其实我最早结识的国民服务朋友,其实都不是沙巴砂拉越人,除了来自莎亚南Shaunie以外,我最早认识的,也是后来在国民服务营内非常要好的,都是来自巴生的朋友,一位洋娃娃般可爱的嫣凌,另一位则是认真独立的微淋国民服务的第一个晚餐,我们就坐在一起享用了。不少朋友因为升学都提早离开了,但我们仨是留到国民服务最后一天的患难之交。尽管我们不同Kompeni和宿舍,但我何他们的感情和大部分Kompeni和舍友还要好,或许是因为我们都很投缘吧……




微淋跟我尤其要好,因为我们在很多国民服务的课程中,都被安排在同一班上课,其中Program Integrasi课程更让我们升格为‘母女’……


因为Program Integrasi的“一场婚礼”,我和她成了母女……




从此以后,她就像我营里的妈妈,每天叮嘱我要吃饱一点,睡好一点,用功一点……




国民服务结束后,我和微淋就没有什么见面了,毕竟巴生吉隆坡的距离还挺远的,不过,由于我们都念中六,休假的时间几乎都一样,所以空闲的时候我们还是有透过书信联络……


我和微淋国民服务结业后的机遇也很相似,我们各自就读中六,各自在2010年考了STPM,各自都在2011年成功进入国立大学,各自也在2015年大学毕业。期间,虽然我们就读不同的大学,但是因为我们的大学是好邻居的关系,一年里面会我们会见上一、两次所以大学期间可说是我们最频密见面的时期……




更巧的是,在大学期间和我频频参活动,感情很不错的德伟,竟然还是微淋的中六朋友,你说我们之间的缘分是不是很微妙?



德伟和我

不过,大学毕业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直到上个月,在社交媒体沉寂已久的她,透过面子书联络我,成就了今天这一个难得的聚餐……




今午见到她的那一刻,虽然我一脸就认出了她,但真心觉得她越来越有女人味了,话说入营的时候,我们是蓄了一头短发的哥儿们呢!


四张照片,八年友情……
这四张照片,不仅记录了我们的成长史,
还彰显了手机摄影技术的演变史!

虽然离开国民服务营以后,我们就不曾坐在一起吃午餐了,如今时隔八年再坐在一起吃午餐,我们还是像当年那样,边吃边聊我们的朋友,只是聊着聊着,才发现我眼前的这位国民服务妈妈竟然患有严重记忆衰退症,翻着一大堆的旧照片,竟然叫不出好几个老友的名字……

但以前整天跟我们黏在一起的嫣凌,是我们都不曾忘记的朋友,我一直以为她们会因为住在巴生而常常见面,事实上在国民服务以后,微淋再也没有见过嫣凌,因此约她出来也成了我们接下来聚会的目标……


其实,微淋现在也没怎么留在巴生了,上了大学后,她就住在万宜的大学宿舍;工作以后,她就住在吉隆坡了……


“我的家靠近Awam Besar LRT站,下次你可以搭lrt来找我哦!”


(^————^)




她羡慕我成为一名记者,到处伸张正义,我说我只是一个到处听故事的人……

我崇拜她在医院的工作,挽救无数生命,她说她只是医院的里头的小角色……


当年分离的时候,我们都相信下一次见面,我们会变成更好的自己……


我们为了考进国立大学,在中六拼了命的读书……


我们为了让自己在求职的时候比较吃香,在大学拼了命的活跃于各种活动……


可是踏入职场,才发现职场的生活是超乎想象的……


看来行行都有本难念的经……


这几年在职场跌跌撞撞以后,我们才发现我们有多么美好的十八岁……


十八岁那一年,我们真的交了很多很棒的朋友……


十八岁那一年,我们真的度过了很多很棒的日子……




Appreciation

Somnambulate Rhapsody (Play Me Please~)

Miao~ Just Say He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