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 TEMPLATES AND TWITTER BACKGROUNDS »

Wednesday, 14 March 2018

会有这么一个人



总有一天,
会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他会看你写过的所有状态,
读你写过的所有网志,
看你从小到大的所有照片,


甚至到别的地方寻找关于你的信息,
试着听你喜欢听的歌,
去你曾去过的地方,
看你喜欢看的书,
品尝你总是大呼好吃的东西,
因为他想弥补上你的青春里,
他迟到的那些时光。


Monday, 5 March 2018

Alpha Bravo小聚会

Check一Check我今年的新年聚会清单先……


初二中学同学聚会 Checked ✔
今天国民服务聚会 Checked ✔

Alpha Bravo小聚会,原本应该是落在农历正月十三的新年聚会,可是因为凯健不舒服就延到了元宵节过后的今天……

…… 然而,如果真的要追溯的话,这个聚会应该是落在去年九月中秋节期间的,那段时间很巧妙,陆陆续续遇见或联系上几名久未联系的国民服务朋友,其中最难得的是,在某个书展遇到了当兵期间经常跟我煲电话的凯健,以及国民服务结束后只见过一面,然后就远赴英国工作的阿纶,他们俩和我一样都是吉隆坡人,可是我们却超过八年都没见面了……


凯健、阿纶和我

当兵的时候,我跟Alpha Company的朋友特别要好,不只和Alpha的Wirawati如微淋、嫣凌和莹莹、Adrine、Carmen、Penqueen她们情同姐妹,我也把Alpha的Wira们当成哥儿们,当成兄弟(虽然论月份他们都小过我XD)阿纶便是其中之一……
Alpha的姐妹们


Alpha的兄弟们

我最后一次见阿纶是2010年,我们一起庆祝国民服务结业一周年的时候,那时候还有他那班Alpha兄弟……



翌年,他们远在沙巴的兄弟-永顺,入围了Astro新秀大赛20强,来到了吉隆坡,当时我们几个都在筹备在决赛时,一起去支持永顺,顺便聚聚,可是随着永顺的决赛征途结束,聚会也不了了之,过后我们再也没有再聚会,不过他们几兄弟后来我还有个别见个面……




 鹏权在我大学的隔壁大学求学,2012年我们在双方大学的交流活动上有见过一次面……



永顺在我2013年到沙巴旅行时当了我的友情导游……



炳顺在2016年的时候帮我设计了名片……



阿纶是他们之中,唯独2010年的聚会过后就不曾见面的兄弟…… 2012年他远赴英国工作,去年才回到我国,当时他联系我的时候,我为他还记得我感到高兴不已…… 他一直很想念我们这班当兵的朋友,我也很努力地搞个聚会,可是最后都因为时间上的难以配合而失败,今天的聚会也不例外……

所以,这个原本应该有1个Alpha Wira,1个Alpha Wirawati, 一个Bravo Wira和一个Bravo Wirawati的聚会就少掉了阿纶这个Alpha Wira……


微淋跟我一起搭Lrt到KLCC凯健,我们一见面就聊了不少,只是见到凯健的时候,还真的不懂要聊什么,因为我们真的太久没见了…… 

很难想象以前我们怎样可以煲电话聊一个小时…… 也许年纪不小了吧,没有那种什么都可以瞎聊的能力……



更可笑的是,我跟他们聊起很多以前的往事,凯健微淋都记起了那些事,只是他们俩都不记得那时的事有彼此在场,微淋更表示:

“那些年18岁的那3个月,太多人事物记不起了了,lolz....”

…… 不过,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我记忆力特好……

其实,我不是记忆力好,而是我经常回忆, 我习惯把美好的事情记录我的部落格,习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把这些部落格翻出来安慰自己……




“你们不记得彼此,那看来我今天是办了一个没有意义的聚会……”

“不会不会,我现在记得凯健是谁了……”

“我以后就记得她了,微淋,Ok,我记得了……”

(^_____^)

“下一次聚会我会带阿纶过来,不,带更多更多的Wira-Wirawati过来,我们再来比一比记性~”

“明年的挑战就更大了,因为我们的年龄又增长多一岁了,记忆又退一步了……”

“明年就十年了,我们当兵十年了……”



2009年3月19日……

明明是九年前,确实好像是好久以前……

Friday, 2 March 2018

2018年元宵节小学同学聚会

戌新年于今天正月十五元宵节步入了尾声, 可是即便这几天依然忙于工作,也是在浓厚的新年气氛中工作,除了职场上那一个接一个的新年宴会,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直到今天农历新年的最后一天,我依然还收到贺年卡,我想这应该是这个新年的最后一张贺年卡了,寄信人是2016年的受访者,他是很出色的剪纸达人,也写得一手好字…… 


 下刀如有神的阿涵给我寄了这张贺年卡

此外,大年初二我也收到了两位大学好友寄来的新年贺卡,谢谢艾娜秀仪,你们的亲笔新年祝福,很抱歉到最后还是抽不出时间寄贺年卡给你们,祝你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还有,更早以前,我还收到了承载新年祝福的明信片,这是第一次收到来自越南的明信片,好兴奋!我的曾孙学妹-慧贞学妹,谢谢你在毕业旅行还惦记着我♥~ 




好久没有在新年期间收到这么多的新年祝福了,回想以前小学的时候,新年前的一个月开始,我几乎每一天都会收到贺年卡,我真的好久没有收到小学朋友的贺年卡…… 


感恩的事,2014年开始,我、凯盈家棋我们三个小学朋友,决定每一年新年团圆,每一年要搞一次小学同学聚会……




2014
2015
2016
2017

……这个‘习俗’来到今年已经是第五年了,今年是我们第一次选在普天同庆的元宵节办聚会……

2018年农历新年尾声的晚上,我们不抛柑,不放烟花,而是选择围个圈圈吃顿饭,聊聊十五年前的那些小事,透过叙旧比一比记性,拍一张久违的班级照……





91年次,来自S班的我们
陈美月老师的学生们(2017)

……这班来自S班的小学同学,除了有年年见到的同学,有常年不在国内的同学,有刚刚当了老板的同学,有低调当了爸爸的同学,有几名数年不见的同学,还有一位永远都不会老的级任老师。



15年前毕业之后首次见面的‘鸟生蛋’
家振在上个月当了老板,今天Second Round的聚会地点就是他的Cozee

这是我这些年以来欢度过最热闹的元宵节,虽然不是在张灯结彩,气氛浓厚的庙宇度过,但这一个元宵节充满着我们的欢声笑语,还有多年友情的温暖。

Sunday, 18 February 2018

年初·三·姓陈新年聚会

Sungai Bulo双溪毛糯啊, 你是如此遥远的一个地方…… 

“♫~ 为你我用了半个的时辰,舟车劳顿地来看你~~♫ ”




为了见这位大学老友,我坐MRT跨越森林,坐到有一种远走他乡的感觉……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咦?搭捷运去双溪毛糯,这是与大学朋友,一年一度的巴生谷新年游

……呃~~ 与大学朋友朋友的新年游是没错啦,但是并不是所谓的巴生谷新年游。今年新年,年年参与的德伟不得空,Queenie还在乡下过年,美嘉在纽西兰打工假期,树钦毕业后就去新加坡发展了,就连负责策划此次聚会的凯熙,也只挪得出中午以后的时间,因为他早上有中学同学聚会,反之是我难得有个全天得空的大年初三,今年的新年回家乡行程提早在年初二中午结束,我昨天下午赶上了中学同学的聚会,今天大年初三,我就完全献给这凯熙和俊亨…… 




比起我们几个,俊亨倒是显得悠哉,大学一毕业,他就找到了薪水好,上司疼,偶尔还可以出国出差,上班只需五分钟的车程,真是好福气啊~ 

不过,也正因为他家和工作地点都在双溪毛糯,他鲜少下来吉隆坡市中心了,更不会想去找住在吉隆坡东部的凯熙,和住在吉隆坡南部的我…… 


……既然他不来找我,我就主动去找他,就这样坐上了这一趟车程大约一个小时的捷运……



坐上了Star Cruise…… 广告的火车……
虽然嘴里唱着路途遥远,可是抵达双溪毛糯捷运站见到俊亨那一刻,嘴角还是不自觉上扬…… 我想起了五年前,我们约好等双溪毛糯-加影线捷运开通以后,我们要搭捷运互相光顾彼此的家,如今这个愿望总算实现了……………………………………一半……

“你几时搭捷运来蕉赖找我?”


“我搭过一次去万达镇,哇~ 好久哦,搭到我超不耐烦的,我不会再搭第二次了。”


…… Ish!我还不是从蕉赖搭捷运来到双溪毛糯找你……?!陈俊亨,你就在双溪毛糯呆一辈子吧,呆到世界末日为止!(咦?你们不是一起跨过世界末日的朋友吗?


说到去俊亨的家,还真的要看缘分,今年已经是第五年我们办新年游,但我连续四年新年都错过拜访他的家,等到第五年我成功拜访的今天,我们已经从朋友变成了老友…… 


……好笑的是,前面四年我其实有机会坐凯熙、德伟俊亨的车来俊亨家的,可是没有一次成,今年搭捷运反而成了,所以我是没有坐车来双溪毛糯的命吗?


……也不是啦,现在俊亨就开了一辆大车来载我去他家咯,可是,我还是比较想念他那辆外号Zhapalang的小红车,那辆车不懂还在吗?


来到他家门口,我的答案解开了…… Zhapalang!我好想念你,我以为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一辆91年产,外号Zhapalang的小车,是我大学时期搭过无数次的顺风车,这辆车有太多太多我大学的回忆了~~~



Zhapalang见证了我第一个唱K唱通宵
以前搞PAP的时候,俊亨不时会向我提起他的家和家人,今天总算见到他父母本人了,俊亨的父母比我爸爸还年轻,可是俊亨还有一个大他超过十岁的哥哥……

伯母虽然和我爸爸年龄相符,可是她的思想比我爸爸In多了,唱K什么的都可以聊,最重要的是她鼓励、支持女生驾车!


虽然跟伯母初次见面,可是我们聊得不可开交,甚至把坐在一旁的俊亨给冷落掉,伯母跟我聊起一些俊亨高中和大学时期的趣事,我们边聊边笑,独留俊亨眉头深锁地看着我们嘻嘻哈哈,我猜他一定是在后悔把我带到他家了……


“等下我们要下KL,我去准备准备一下~” 俊亨默默地走进房间。


“我这个小儿子很爱美的。”


“你会不会觉的养的是小女儿咧?”


“哈哈哈哈哈~”


俊亨家的客厅,有一处放满家庭照的角落,望着照片中的一个女人,我这才想起这个女人才是我第一位见到的俊亨家人,她是俊亨的姐姐,2012年第七届PAP大汇演结束的时候,俊亨给我散场拥抱过后,转身看到的就是他这位姐姐……



我和俊亨,以及一众第7届PAP的朋友
即便进了大学,俊亨的家人似乎从未错过见证他在大学内做过的大事,两届PAP中华之夜…… 那时我还这样问他:

“那等到你毕业的时候,你的父母,你哥哥、嫂嫂、两位姐姐、姐夫还有好几位侄儿侄女,大概二十位这样全部都会出席咯?那不是要好几辆车过来?”


“那当然咯,我是家里唯一的大学毕业生咧,我看我还要安排巴士给全村人,因为我似乎是整个村子唯一的大学毕业生……”


“你太夸张了吧?!少吹牛!”



俊亨的毕业典礼
我的毕业典礼


2015年11月,我们都毕业了,但是我们的毕业典礼相隔两天,所以我们谁也没有去谁的毕业典礼,不过我知道,俊亨没有夸张到安排巴士载送全村人来他的毕业典礼,但我知道他全家人,包括他的侄儿侄女全部都参加了他的毕业典礼,这一张美丽的全家福就是一个证明,披上栗色毕业袍的俊亨是家中第一位大学毕业生,我从他家人的脸上看到了满满的光荣……




临走前,伯母好奇地问:“你们KL做什么?吃饭唱K?”

俊亨答:“应该是吃饭唱K,我们先要meet到我们的朋友再讨论。”


我打趣地问俊亨“带伯母一起去唱K啦~”


俊亨像小孩子般地发脾气说:“不要,她会自己去了,每次都在我做工的时候跟我的姐姐们去唱。”


艾古~ 瞧俊亨发脾气的可爱模样,我跟伯母都忍不住想捏一捏他的脸蛋~


凯熙因为有中学同学的聚会,下午四点才能赶过来见我们,所以他没有跟我一同来俊亨家拜年,也没有时间带我和俊亨去他家拜年,他只能到吉隆坡市中心来跟我们聚一聚。


唱K确实是我们的Plan A,我们在成功时代广场见到凯熙后,就立刻去物色唱K时段和价钱,可是走了几家过后,我们决定放弃Plan A,因为RM60-RM90一个人,实在是太贵了……


所以我们就进行Plan B,就是单纯地吃个晚餐聊天,他们让我来选,我就带他们来之前我孙儿带我来吃,那个很难忘的Omaya辣炒鸡排!




然后我们来到了《秘密花园》那个金洙元吉罗琳发生泡沫之吻的咖啡厅 - Caffe Benne,不过既然跟哥儿们来,就不会想点那满满泡沫的咖啡,而是点了够我们三个人吃
的Bingsu,可惜我最爱的草莓口味卖完了,只好选了凯熙中意的Cookie and Cream。



话说去到那种环境幽美,又有美食的地方,我很自然就会成为凯熙的摄影师,唉~ 





甜品配佳人,甜品模特儿 
我和文青有个约会
花·美男
唉~ Pattern多过Badminton……

这一次的聚会,不是纯粹聊聊天的,俊亨凯熙还拉我跟他们一同去曼谷,我点头答应了,但我知道这一点头,不只是答应跟他们去玩,也答应当他们的摄影师……

不过至少这一次,我不再是负责策划行程和地点,凯熙很懂泰语,俊亨很懂泰国,他们两个都自荐为我策划旅程…… 好吧,我就安分守己地当一个摄影师,你们就尽情当我的模特儿吧,我的男闺蜜们。

Appreciation

Somnambulate Rhapsody (Play Me Please~)

Miao~ Just Say Hello...